中文版 | English

专题栏目
奔巴手术日记
发布日期:2015-08-01 浏览次数:2756

    周二,照例又是我的择期手术日。患者为29岁黑人男性,交通事故导致右股骨干中段骨折,病房行骨牵引一周后今日行切开复位加压钢板内固定术。老殷的长效腰麻还是那么给力,前后两个多小时,尽管电钻电池两次突然“罢工”(大概是寿限将至,幸好备了三块),空中还不时有“飞将军”飞舞(护士哈吉的空中截击动作也愈发熟练,几个回合下来,战果颇丰),手术还是很顺利就完成了。只是这一大堆的下肢特殊器械还要带回去亲自清洗打包的。交接班的时候,郁队再三嘱咐,骨科的各式器材纷繁芜杂,术前要挑选,术后要清洗打包,都是要亲历亲为的,否则,几次下来就会没几样东西剩下了。老同志的教诲还是不能忘记的。
    想起刚来的时候,星期一查完房,就要和Makame一起走到百米开外的临时手术室去准备周二的择期手术器械。走在路上,Makame总是不停提醒“Mind your step!”,其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,活脱脱一副怕小孩摔跤的模样,让人是啼笑皆非,他的解释是“You are the only bone surgeon in this island.You can’t get an injury”。
    这一个半月过去了,我才逐渐地体会到他的一番苦心。这里面有两层意思:其一。贯穿奔巴岛南北的主干道也就一条,据说是意大利人造的,年久失修,其特点是路窄、弯多、上下起伏且坑坑洼洼,而由于近年来大量的日本报废小货车被倾销至此,被当地人改装成各式各样的“DaLaDaLa”(类似于以前人货混装的中巴车),由于竞争激烈,为了在唯一的路上多载些客,时常上演追逐大戏,加上越来越多的印度廉价摩托,以及毫无交通法规意识的当地居民,交通事故频发。所以,走在路边还真颇有些风险的,冷不丁就窜出一辆,疾驰而过。其二,这岛上还真是只有我这么一位骨科的专科医生,即使远至WETE,遇到这种高能量损伤的车祸病人,一个多小时的救护车是络绎不绝转送而来,仅仅上一周急诊就接诊了5个股骨干骨折病人,我和Makame是忙的不亦乐乎(其中的开放性骨折是要急诊手术的),一到下午,也没有去桑岛或达累斯萨拉姆的轮船或飞机,这里的ABDULLA MZEE医院就是奔巴岛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    想起上周某天晚上,做完一台急诊开放性骨折,已是深夜,我和Makame坐在手术室前面的篮球场上稍息片刻,抬头是皓月当空,满天的繁星,Makame突然有感:“Doctor Yang,I really can’t imagine if you are not in this island now.”(杨晓 摘自26期援桑给巴尔医疗队博客)
关闭
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