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版 | English

专题栏目
与死神赛跑——我的Staff奥马里抢救记
发布日期:2016-01-06 浏览次数:2619

    12月17日下午五时许,刚从桑岛归来的我满身疲惫仍在甜蜜的梦乡中,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拉回了现实中,内科医生王琦告诉我我的助手奥马里突然昏迷,被人送到了医院抢救,具体情况不明,考虑脑血管意外可能大,低血糖性休克也不能排除,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啊,上午还和他通电话安排明日手术事宜呢,但现实不容细想,准备了一些急救药物后我俩连忙驱车赶往医院。
    在急诊室那张简陋的抢救床上,奥马里躺在那一动不动,偶尔头部轻轻的晃动一下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此时医院里化验室已经下班,血糖检查也无法做。尽管急诊室里还有几个本院的Staff,但他们什么抢救措施也没做,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与他们无关。王琦早已为其测量了血压为175/115mmHg,双侧瞳孔对称,对光反射存在,判断脑血管破裂出血可能大,随即嘱咐护士开通两路静脉通道:一路硝酸甘油静脉滴注,一路止血敏加入10%葡萄糖液静脉滴注。我在一旁观察病人的反应,试图与之沟通,我对奥马里说:如果你能听见我说话,就睁开眼睛表示一下,我看见他试图努力的睁了一下眼睛,但并不明显,我推测他可能情况没想象中那么糟。经过半小时的抢救,血压基本控制在140/90mmHg,由于当地没有监护仪,叮嘱护士每半小时测一次血压,有情况及时汇报。晚饭后,我俩再次赶到医院观察病情,情况似乎有了好转,病人神志较前好转,已能辨识来访者,只是不能讲话,四肢肌力仍较软。血压基本平稳,将病人转至病房,考虑到持续补液进入体内,患者不能自行进行小便,嘱其好友骨科Staff马卡米予保留导尿。夜间11时左右,已经中断了10小时的供电仍未恢复,担心停电中的医院护士不会及时测量血压或观察病人情况,再次和王琦带了两瓶甘露醇赶赴医院,医院里果然一片漆黑,幸亏我们带了应急灯,此时的奥马里基本恢复清醒状态,用手指着头部诉头痛及腹胀,此时才发现他并未使用导尿管,膀胱张力较大,于是我俩搀扶状态下帮助他解决了小便。考虑头痛与颅内压升高有关,停用硝酸甘油,挂上甘露醇,观察20分钟后血压仍平稳,才放心离开医院。
    周五早晨一大早就去病房看他,此时的奥马里已能开口讲话,只是还有点虚弱,王琦认为今日可以予以进食流质,口服降压药,观察头痛情况,必要时仍可使用甘露醇降低颅内压。我赶回驻地帮他准备了一罐牛奶和两根吸管,考虑到医院没有冰箱,嘱其当日喝完。周六,奥马里情况进一步好转,可下地行走,偶有头痛,进一步留院观察,为其准备了两个鸡蛋。周日早晨,奥马里的血压平稳,无头痛,进食、大小便正常,建议可以出院回家休养。我开车送他回了家,快到他家时没有水泥路了,只剩下坑坑洼洼的泥路并不好走,奥马里的一大家子(他有一个老婆,八个孩子)非常高兴,感谢我们医疗队及时抢救了他的生命,并送给我几个菠萝蜜作为礼物,我很愉快地和他们合了影并接受了礼物。回家的路上,我不禁为其感到庆幸,幸亏他昏迷后及时被发现送往医院,也幸亏有了中国医疗队,否则后果难以预料,同时也为大自然赋予他们神奇的生命力感到惊奇。(赵新  摘自第26期援桑给巴尔医疗队博客)

关闭
打印